導航: 經典美文優美句子詩歌散文微小說美文隨筆日記摘抄人生哲理勵志名言故事名言格言簽名說說座右銘語錄話語大全

父親是個木匠散文


【時間:2021-07-11 19:26:53】【作文來源:kt230.com 】 【作者:作文大全】 【閱讀:285次 】

父親是個木匠散文

  父親是個木匠。12歲輟學,從跟木匠師傅學藝起,到今年66歲了,他的手和心從沒離開過他的工具箱。都說木匠的斧子鐵匠的錘子,別人都碰不得,果真如此,你若私自動用父親的斧子砍了點柴火或剁了點什么,你可能心存僥幸覺得神不知鬼不覺,父親只需瞄上一眼,便會知道他的工具被動過了,這時父親必然是要咆哮的,很恐怖的那種,實際父親的個性是極溫和的。

  親的師傅姓馬,在我老家方圓百里之內,曾經極為出名。一生收過五個徒弟,父親行二,后三個是父親一手帶出來的,因為收他們為徒時,父親的師傅已經足夠老了,明顯力不從心,更因為父親的技藝已經足夠精湛,青出于藍而勝于藍,藍老了自然要頤養天年,而此后的天下自然便是青的了。

  我小學之前,手藝人在社會上還算吃香,每每被生產隊派出到外社出公,還能吃上點好的,如果遇到對方家里富裕,出手闊綽,還能給我們帶回來三瓜兩棗的。我的記憶里,父親回來時,我們兄妹連噓寒問暖都省略了,直接跳下火炕,先翻父親的工具箱,有驚喜的尖叫,也有失望的嘆息。有時父親把這些稀罕物藏在背心里,貼心貼肺百八十里地揣回來,再變戲法似的抖落出來,仿佛只是想看上一出我們從憂到喜的鬧劇。

  父親的手藝堪稱完美,他從沒學過一天繪畫,卻能在家具上精雕細刻,描龍畫鳳,全憑感覺與想象。那時,誰家要是能擺上父親親手打造的家具,一是體面,二說明其家境較好富裕。而我們自己家卻沒有一件象點樣的家具。父親忙里偷閑也曾打過很多,高低柜,五斗櫥,電視柜等等,可沒留存下來一件。親戚朋友,家里娶媳婦聘姑娘的,總是跑過來跟父親嘮叨,說是對方就相中了父親打的這些家具,拉過去就可以成婚,不然婚期就會推遲,有可能還會悔婚,如此云云。

  父親總是大手一揮,拉去吧,咱自己有手藝,人家娶親等不起。結果人家只給了點木料錢,手工費都免了。那時我家的電視總從電視柜里搬進搬出,我們撅著嘴,特別委屈,父親反而很得意。父親總是承諾我們,農閑時再做一個,下一個一定會更完美更花心思更有創意,結果是越如此,父親的家具越搶手,有些鄉里鄉親抹開臉面時,真比劫匪更有勇氣,我們兄妹也只有干瞪眼背后瞎嘀咕的份兒。那時覺得人善被人欺,現在想想,似乎也不如此。

  小時,最怕半夜有人敲窗戶,那種“咚咚”聲特別恐怖,那一定是本村或鄰社哪位老人重病不起,或已奄奄一息,一時措手不及,半夜跑過來找父親為他們家老人打壽材。那時還沒有實行火葬,有些家境殷實的人家,一般會早早備下。那些腿腳還利落的老者們,常常扶棺感喟:好啊,有了你做的壽材,我可以隨時上路了。

  有的人家竟然跑出六七十里地找父親,一是因為父親手藝好,壽材是死者之屋,必須信任方能托付;二是父親心眼好,好說話,隨叫隨到。父親會邊穿衣服邊說,好,哪個屯?好,這就去。外面冬夜茫茫深不見底,父親卻要步行幾十里,奔赴而去。一忙三五日,時間緊急,卻要精工細作,絲毫馬虎不得,出于一種鄰里互助的道義,更象一種使命,用手里的活計表達生者對死者的敬意。

  按鄉俗,一般紅白喜事,沒有白做工的,都要給賞錢的,多則三元,少則兩角,無論多少,都要笑臉拱手相接的。父親有時夜里去夜里回,進門第一件事便是向母親交賬,母親便用這細碎的三元兩角貼補家用了。但很多時候,父親一手收了賞錢,一手又隨了禮份子,有些窮苦與窘迫,同樣窮苦與窘迫的父親心軟眼熱,看不下去。夜里,每每伴著他們的唏噓入夢,我知道我明天的新毛衣又買不起了。

  農村實行聯產承包責任制后,父親也成了普通農民,先是馬車,后來又拖拉機。用木犁耕地時,父親受到鄉民的普遍歡迎。只是很少有人找父親打家具了。再后,木犁更新為鐵犁,街里各類新式家具日新月異,鄉下又慢慢實行了火葬制度,一時之間,父了偶爾自己家修修籬笆,農閑時,打點小桌椅板凳什么的小家什以供家用,父親沉甸甸的工具箱也一度束之高閣了。那時,父親雖日夜操勞,少有閑時,但,每每對著工具箱發愣時,父親的眼神明顯是失落的。

  我成家時,曾滿世界的跑著看家具,紅黃藍綠,簡直挑花了眼,無非是想把最時尚的搬到家里去。那時父母還在鄉下,來過幾次電話,叮囑要買什么款式的結實,買紅木還是買水曲柳的更耐用,我們正被結婚搞得發昏,根本沒聽進去。

  這些貌似很光鮮亮麗的家具,真的只是擺設而已,用了不到半年,掉漆,開縫,再過三兩個月,這些破爛東西都象醉漢般東倒西歪的,最后只能靠墻而立了。于扔與不扔心痛與煩躁之間徘徊糾扯時,我們才想起了父親。試探性問,能修嗎?還能對付用嗎?

父親是個木匠散文

  父親接到電話,二話沒說,背著工具箱坐著客車來了。摸著這些破爛直搖頭,嘴里嘟噥著,騙人啊,敗家啊?傊,不知父親用了什么絕技,反正在我們上班的時候,一個人鼓鼓搗搗地把這些破爛化腐朽為神奇了,而且表面上基本看不到被修過的痕跡。

  我家上樓時,便把父母接到街里,父母圖清靜,另置平房居住。新樓裝修始,父親背著工具箱來了,明顯是想大干一場的架式,又被我們“勸”了回去:我們不是嫌你做的東西不好,是實在太土氣,土死了.

  父親氣呼呼地背著工具箱回去了,幾天沒搭理我們。等裝修結束,父親拒絕來觀摩驗收。說是看了生氣。果然,不久,父親又應我們之邀,背著工具箱來給我們修家具了,父親說,如果再年輕幾歲,他也可以開個裝潢公司了。這錢也太好掙了。我們調侃他說,好掙?你會糊弄嗎?父親說,還真不會。不知是因為現在的木匠丟了祖師爺的臉,還是他不是個現代版的木匠了,反正從那以后,父親不再對外說他是個木匠。

  我兒一歲蹣跚學步,我說得買個學步車了。父親什么也沒說,連夜做了一個純木制的學步車。精美,精致,似乎不足以形容,真的是震撼,而且,最神奇的是,沒用一個釘子,全是手工鑿眼,用行話說,是鉚活兒。尤其是三個木制車輪,滑動起來,絕不遜色于任何一種金屬的。這個在我的朋友家廣泛流傳,教會了七八個孩子走路的學步車,終于喚醒了父親些微的自信。我們說,爸,你還真厲害!父親笑著說,現在的木匠,哪叫木匠啊。

  前年,哥哥在街里給父親買了新樓,裝修伊始,父親就沒打算讓我參與。他與母親每天忙出忙進,忙里忙外,忙得不亦樂乎。哥哥說,讓他們折騰吧,反正是他們自己住,怎么高興怎么來吧,別累壞了就行。我看他們著折騰,怎么也無法躲清靜,一天跑過去幾次,意圖現場指導,被父親屢次罵回,無奈只好放手。

  我六十出頭的老父親僅用了兩個月時間,沒用任何電劇電刨子射釘槍之類的新型裝潢工作,純手工精心制作了新樓的所有家具,大到雙人床,大衣柜,鞋柜,小到飯桌,面案子,小桌小椅子,這還不算,還自己手工上了時下最時髦的純白色的漆。推門驚見,滿屋子的光彩奪目,摸著我父親布滿老繭的手,再摩娑著父親的視如孩子般的工藝,我百味雜陳,轉身出門,找個沒人的地方,放聲大哭。

  父親的每一天,基本沒有一時半會是閑著的,一會侍弄園子,一會兒打開他的工具箱,在他的破爛世界里叮叮當當,敲敲打打,遠遠看到他已經有些微駝的忙碌的背影,我的自豪多于酸澀。

  第一次寫父親,不敢調侃半句,唯恐一絲不敬。

  飯后,草草成文,待修改。


清美视频,亚洲色欲色欲综合网,131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水元优奈 作品